电动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Uber中国掌门柳甄不考虑和滴滴快的合并

发布时间:2020-02-17 18:36:37 阅读: 来源:电动枪厂家

Uber(优步)中国战略官柳甄

凤凰科技讯 最近合并的公司越来越多,面对这个问题,Uber中国柳甄表示,并没有和滴滴快的合并的打算。

以下为澎湃网全文:

当Uber(优步)中国战略官柳甄走上台开始演讲,下面的听众聚精会神起来。

这是10月28日上午,上海陆家嘴环球金融中心,优步中国在这里宣布太平财险为优步中国提供保额为100万元的“乘客意外险”。

当天下午,柳甄在上海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

据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30多岁柳甄喜欢穿卫衣,背印有Uber标志的双肩包。除了接送孩子上学,她都是靠打Uber的车出行。

柳甄极少面对媒体。不过这次,从个人经历、优步中国战略、专车生态,再到优步的未来发展道路,她向澎湃新闻“和盘托出”。

柳甄眼中的Uber

澎湃新闻:在加入Uber前,你对Uber有哪些认识?

柳甄:在此之前,我在硅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负责该律师事务所的中国业务,主要负责高科技企业、IT产业的并购、融资、上市。Uber自创建后就是我们的客户。真正开始对它有真切的认识,是2012年的一次去硅谷出差的经历,当时打的就是Uber的车。

澎湃新闻:今年5月,你加入Uber中国,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在这个时候选择加入Uber?

柳甄:第一,我热爱Uber这个产品,它的确给出行带来了方便;第二,优步成功本土化的决心,与我的职业理想不谋而合;第三,能够让一个市场健康地百花齐放,能够让司机、乘客都多一种选择,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澎湃新闻:你有没有想过要把Uber中国带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柳甄:人在不断登山的时候,你是在定一个一定要登到某个地方的目标,还是埋头不断往上登。我属于后者,过程中很忙碌,登得太艰苦,都没有时间停下来去想我到底要登多高。在这个阶段,我觉得还是不断往上走最重要,能登多高就登多高。

澎湃新闻:去年底,Uber中国在中国专车市场只占1%的份额,到现在已经上升至35%,秘诀是什么?

柳甄:不久前,成都、广州、杭州的Uber刚过了一周岁生日。我们很多城市都才刚刚开始发展。作为一家年轻的互联网公司,增长速度非常快,我觉得非常好。当然,我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好。在Uber中国,地方运营团队都是一群“鬼马行空”的人,整个团队都比较年轻,做事情很有想象力,思维没有边界,同时也很坚韧。

澎湃新闻:Uber中国在地方城市的人员架构是怎样的?

柳甄:一般是3人组成的小团队作战。一名城市总经理,负责整个城市的业务;一个运营经理,负责司机的上线和车辆审核;一名市场经理,负责做一些有意思的市场活动。我们在招人时非常严格,我们也不想以一种自上而下的方式去执行任务,而是尽可能地给地方运营团队更多自主权。Uber更像是一个孵化器,更多地考虑地方团队的能动性。我们招的很多城市经理都是当地人,我们希望让他们感觉到,“这是你的城市,你的家乡,你想想怎样才能给你的家人、同学、朋友提供更好的出行方式。”

澎湃新闻:你们是如何选择选择城市的?

柳甄:很多时候,市场的反应、用户的热爱都会让我们感到惊喜。优步的发展理念,不是说要拿下多少个城市,而是希望出行像流水一样自自然然。经常是这样的,我在一个城市呆着,我们的诸如租赁公司等合作伙伴就邀请我们到这个城市去开展业务。比如我们说想进入西安,当地的一个合作伙伴已经将车、办公室,甚至连Uber的LOGO都准备好了。

澎湃新闻:今年10月初,你们在上海成立Uber中国的运营主体——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宣布在中国市场投资63亿,将业务覆盖到中国100个城市。这个目标能如期完成吗?

柳甄:我们不会像打疆土一样去征服、去扩张,而是希望自然地蔓延,用户的喜欢很关键。比如,杭州的用户喜欢,就会带动周边的城市发展。就像一个蓄水池,它会溢出到我们的目标城市。水在溢出的过程中,不是一滴滴地出来,而是一串一串地蔓延到周边城市。

澎湃新闻:Uber中国在发展过程中犯过哪些错误?

柳甄:互联网公司做事情,的确不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去做。我的理念是应该勇猛地前进,不断去地试错、纠错。重要的不是没有犯过错误,而是犯过错误之后,是否有很快纠正错误的能力。

澎湃新闻:Uber能够做到严格审核每一位司机吗,如何解决安全、发票等现实问题?

柳甄:我们根据车辆的新旧程度、裸车价格、司机的驾龄及过去的事故记录等,设计了一套严格的准入机制。我们是双向匿名打分系统,如果司机得低分的情况一直持续,Uber将不再允许该司机接入Uber。关于安全,优步通过技术手段实现了信息透明、形成记录监管、行车路线实时分享等安全措施。至于发票问题,其实我想问问大家,在淘宝网上买东西,你们是怎样要发票的?我觉得这不是优步一家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在分享经济下需要共同探讨研究去解决的问题。

澎湃新闻:目前的专车平台,都是靠风险投资发展的创业公司,投资人一般都要求10倍以上的回报。现在是数以十亿计的补贴烧钱,未来投资人要收回投资,是不是需要从司机端收取服务费、增加乘客的车费?

柳甄:优步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实现了盈利。我们不叫“补贴”,叫“投资”,相当于你开一个超市,总得发点优惠券吸引别人来买你的东西。我觉得将来会收取平台费用,但是关键的一点是,平台在获利的情况下,我们要考虑司机是否能通过平台挣到他们觉得愿意在平台上继续干活的钱,乘客依旧感觉优步还是一个可靠、经济的出行方式。如何实现三者利益平衡和共赢的局面?我觉得通过对产品的持续研发,用技术的手段将空驶率降到最低,保证既环保又能减少司机的成本。

澎湃新闻:万一乘客在乘坐Uber车的过程中出了事故,如何界定Uber、司机和乘客的责任?

柳甄:只要你做出行服务,保障乘客安全是首要责任,这是企业能够长久发展的根本。现在,所有出租车公司能够提供的补偿,我们都能够提供。但是,是不是说出租车公司一旦出了事,出租车公司就得关门?那也没有。

“我们的用户是一些比较酷的人”

澎湃新闻:滴滴快的有微信这个超级流量入口,Uber没有类似的流量入口,这是不是一种遗憾?

柳甄:乘客可以在百度地图上直接叫车,百度地图的导流还是很强大的(注:腾讯是滴滴快的的投资方之一,百度是Uber中国的投资方之一)。

澎湃新闻:此前,发生过微信封杀Uber中国各个城市的微信公共账号。事情发生后,你们是如何与腾讯公司沟通的?

柳甄:这不仅仅是针对我们,当滴滴和快的“打战”的时候,微信也关掉了快的公共账号。对于一些竞争对手的音乐APP等产品,微信也采取封杀的态度。此事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在商业上的发展,这是我们在登山过程中遇到的磕磕绊绊,我们坦然面对。但是,站在行业的高度去讲,(沉默了一会),我觉得大家应该从我的沉默中明白我的态度了。

澎湃新闻:滴滴快的除了推出打车软件、专车、顺风车,还推出了滴滴大巴等新产品,他们的野心是构建整个出行生态圈。Uber中国的野心是什么?

柳甄:我们除了专车、优步拼车,还有刚刚上线的优步顺风车。我觉得,出行市场就像是一桌菜,不仅仅要关注菜的品种多寡,关键是你要让做出来的菜好吃、上得快,并且上一些大家喜欢的、最需要的、最有营养的。

澎湃新闻:Uber中国一向以创意的市场营销活动独领风骚,Uber中国似乎已经有稳定的粉丝群了?

柳甄:我们不挑用户,但很惊喜地发现,我们的用户恰好是一些比较酷的人。很多互联网公司,尽管发展得很好、很先进,但并不一定有趣,我们想把Uber做成一个特别有想法的公司。我们做的市场营销活动几乎没花钱,都是跟别人谈的合作。我们觉得能够用钱买的市场推广,别人也能够花钱买到,我们希望我们的市场营销活动能够口口相传。

澎湃新闻:除了创意的市场营销活动,Uber中国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柳甄:以“城市为中心”的经营理念,以及“坚持以人为本,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战略发展思路。

“我们不会和滴滴快的合并”

澎湃新闻:前段时间,盛传海航集团入股Uber中国,落户天津自贸区,此事进展到什么阶段了?

柳甄:不管是对于Uber全球,还是优步中国,关于我们的融资的传闻太多了。我们上个月做了个决定,对此类问题一律不予置评。

澎湃新闻:Uber在美国推出了Uber East(Uber新推出来的外卖快递服务),这项业务会在中国推出吗?

柳甄:我们一点都不排斥,我们鼓励有些城市先试先行。如果有比较合适的合作伙伴,且找到合适的团队,我们愿意去做各种商业模式的尝试。最近上线的优步顺风车,我们在别的国家都没有推出,首发在中国。我们的理念是,如果你有个想法,我们的第一个回答是“YES”,如果是“NO”,也要给出很充足的理由,说明为什么不去做。

澎湃新闻:据悉,神州专车已经在美国硅谷设立实验室,专注于云计算、大数据、机器人学习以及无人驾驶等前沿技术的研发。Uber中国在前沿技术上有无一些布局?

柳甄:对于Uber而言,对高科技创新要做好准备,要拥抱未来,而不是被未来击垮。我们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密歇根大学早就建立了实验室,优步的第一款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在试运行了。

澎湃新闻:今年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合并之年”,滴滴、快的合并了,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了,携程和去哪儿也合并了。我们大胆地假设一下,Uber中国会和滴滴快的合并吗?

柳甄:根据我的观察,很多企业合并都只是市场份额的合并。但是,对于产品技术型公司,我看不到合并的趋势,比如苹果公司,它有很强的产品特点,以及特定的受众,我觉得它们是有生命力的。所以,我们不会考虑合并。

澎湃新闻:10月27日,乐视向易到用车战略性投资7亿美元,并且易到用车将和乐视的生态圈进行打通。此举会对中国的专车市场造成什么冲击?

柳甄:没有冲击。各取所需,百花齐放。专车市场本来就很大,大家的需求也不一样,多一些市场参与者才有意思。

“已经将专车建议提交给了交通部”

澎湃新闻:10月10日,交通运输部对外发布《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对车辆使用性质转为出租客运、专车价格、拼车界定、专车司机职业属性等方面进行规定,这会对Uber造成很大压力吗?

柳甄:对我个人而言,我们没有意见。况且意见稿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Uber在全球350多个城市发展过程中,或多或少面临着交易先于制度、交易如何适应制度、制度怎么适应交易等相互适应的过程,我们首先看到的是行业发展、制度发展的趋势。

澎湃新闻:对于交通部的“专车新政”,Uber中国是如何应对的?

柳甄:我们通过交通部公开征求意见邮箱,已经把我们的建议提交给了交通部。各个地方的交通监管部门,也召集包括我们在内的专车平台举办座谈会。在意见建议沟通上,我们的渠道是畅通的。

玻璃杯定制

快手靓号

船用橡胶地板

真空玻璃杯定制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