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假设税负减一半会是什么样

发布时间:2020-07-13 15:03:16 阅读: 来源:电动枪厂家

瓜田推荐辞:作者冯雪梅的这个“税负减一半”的大胆建议,有点意思。不是做不到,是做了许多人就不好过了。于是这些人就反对这样做。如果政府的开销占掉财政收入的很大比例,这个税负是减不下来的。

以下数字会让很多人大吃一惊:一袋价格为两元的盐,包含大约两角九分的增值税和三分的城建税;去餐馆吃饭,埋单的5.5%是营业税和城建税;买一瓶进口香水,要缴30%的消费税、10%的关税和17%的增值税,加起来占到售价的一半以上。

衣食住行,日常生活的一切,都与税相关。如果一个月生活支出五千元,所缴税负将不是小数目。由于它们是“隐蔽”的,不显示在个税税单和账单上,很多人并不知道。

小消费给人感觉可能不甚明显,车房等大宗支出一算账,就能吓人一跳。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万志曾经计算过,目前涉及房地产的税种有十二项之多,收费多达五十项。在大城市,其中大约有40%为土地出让金,各项税费占到15%。陈万志抽样调查了部分项目的税费,发现竟然占到房产价格的30%~40%。据此,一套价格一百万元的住房,至少得交十五万元税费,四十万元出地出让金。即,房价的一半交给了政府。

2010年,全国财政收入再创新高,达到八万三千亿元,同比增长21.3%。半数以上的税收,来自民众“逃不掉”的间接所得税、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

除此之外,还有费。中国公路收费之高之广,世界罕见。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监察厅副厅长孙继业在提案中指出,全世界已建成的十四万公里收费公路中,十万公里在我国。不管有车没车,都得为其付费——道路收费,直接增加了物流成本,它们最后变成了隐性负担,藏在消费者所支付的物价里。

大胆假设:将民众的税负减一半,会是什么样?

当然,没有钱,政府没法运转;没有财政收入,医疗、教育、养老、公共服务等民生无法得以提升和改善。所以,纳税人必须供养政府,国富才可能民强。目前来看,国家正走向富裕是不争的事实,不管是GDP,还是中央财政收入,都在大幅提升,没有人对国家实力提出质疑。民众是否同步富裕,却很值得掂量——1997年至2007年,GDP比重中,政府财政收入从10.95%升至20.57%,而劳动者报酬却从53.4%降至39.74%(中新社3月8日报道)。

行政支出和民生支出,是中央财政支出中重要的两部分。民生支出当是越多越好,行政支出却需要尽可能节俭,这是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题中之义。

我们尚不知道所缴税费中多少用于行政开支,如果要减税(这意味着财政收入的减少)而又不至于影响民生,惟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减少这部分花费。民众有权利要求自己供养的政府廉洁、高效。可眼下,政府的行政开支明显过高——撇开不合理支出和浪费,为完成财政预算支出,一些部门年底突击花钱数以亿计,就是最好的证明。

全国人大代表叶青教授,在调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之后,自己开私车上下班,领取车补,每年可节省八万到十万元。“一个人的公车改革”让我们看到,在备受诟病的公车改革上,有多少费用可以精简。

没有权威统计能告诉我们,“三公”(公车消费、公务接待、公费出国)每年花掉多少钱。如果以公车年消费两千亿元(官方统计资料显示,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一千五百亿到两千亿元)计算,这将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此项开支减少20%,或者,将九千亿元的财政事业公用经费减少15%左右,就将冲抵1/4的个税收入——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2005年以来,我国财政事业公用经费支出每年增加一千多亿元,2007年以来,该项经费支出已接近九千亿元。2010年,个税收入四千八百三十七亿元。

民富才能国强。权力从既得利益中抽身,让富与民,民生才能得到更好保障,权利也才能得以更好实现。(文:冯雪梅 )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税收是国家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国家的财政的保障,政府应当对人民日常生活必须品给予免税政策,减轻低收入家庭的生活负担,但对于奢侈品和贵重物品应当适当加重下税赋,这样平衡调节,即保证税收的稳定来源,又可减轻人民的税收压力。——徐文

先不谈间接税的税赋问题,单是形式就不对。在国外,如果在超市买东西,你的购物小票上是清清楚楚地写着为这些商品支付了多少增值税。而在中国,你恐怕不知道,即并在家里宅着喝口水,也是要交税的!接下来是直接税。个人所得税在财政收入的比重只有6-7%,对整体财政收入的贡献并不显著;但这笔钱对于纳税人的边际效应却很大,并进而影响到对消费的挤出。个税起征点算是调过了,并且还可能再调,可税率呢?中国目前的“税收教育”中,往往只强调纳税义务,却绝口不提纳税人应享有的权利。其他的就不多说了,“你懂的”。

刚才说到消费,再补充一下。以中国现在这样的GDP规模和增长率来看,如此低的消费是不正常的,甚至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罕见的。可为什么扩大消费从2005年就摆上中央文件议程了,到现在,仍然还只是一个目标、一句口号?因为没钱消费。为什么没钱消费,因为社会保障福利建设不到位。为什么不到位?因为政府公共支出不到位。那么政府支出的钱都花到哪去了?投资。如果不投资会怎么样?经济要滑坡、要硬着陆、要大崩溃?——杨菁

假如减税一半,我是不是就能买得起心仪的裙子了呢?这才是我关心的问题。但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裙子需要交多少税,那么我怎么知道减一半之后,会怎样呢?所以这个问题,好难回答。——龙在天

税负减半,最先拉动的是消费,房价也会下降不少。——小王

藏富于民,从赋税减半开始,赋税减半,从规范行政支出开始。——西铭

先发表下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个90后,这时候的我也在展望未来,想着挣钱,我总是会听着身边的人说国家的钱最好挣。呵呵,为什么?你懂得。 国家的钱来自于国民,企业的纳税,这些钱该用自何方,相信政府也有自己的规划。我想说的是,那是人民币不是纸,花的时候请珍重,多为民众着想,少往自己腰包放,挣那么多钱花的完么?——刘君清

海南岛宣布有免税政策之后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欢呼?为什么我们会看到国人出国回来时候总是会大采购?再比较国内外的价格,再想想很多媒体上对于国人出国采购的评价,就知道国内税费的效益是什么了。减税一半,估计整个国内都是新的海南岛。人们的生活标准肯定会因此提高一个档次。——杨文

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税收制约着百姓的日常生活,每一样用品都要实付比例不小的税款而变得价值挺大,当然也不是非得减半,至少一步一步走走看,应该是有效的手段。——李斐

完全免税是不可能的,税收是国家财政的主要来源;税收太重又会加重民众的负担。目前来说,国家是应该适当减税的,税收政策不够完善,对民生方面的税负应该适当减轻甚至全免,对一些奢侈品,遗产房产应该开征或者加重税收。——汪兰

税负减一半就不切实际了,我们国家的政府财政收入有相当一部分是税务收入,税负减半会大大削弱国家的经济力量,政府的民生工程也就需要砍掉相当一部分,最终还是对老百姓不利。税负不应该减半,但应该适当的减少,从1995年之后,中国国家财政与税收收入远高于GDP增长速度,更远高于国民收入的增长速度。另外中国征税是从企业身上征税的,并不能做到富人多缴税、穷人少缴税,这无疑让穷人的税务负担越来越重,社会的贫富悬殊就不断拉大。中国的税务是应该好好理一理。——高欣婷

税负减一半后,紧接着就是物价以更快的速度上涨,这必然会吞噬减半的税负。如此这般,消减税负还有什么作用呢?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不能仅仅依靠一点就想解决问题。而大范围的改革政策就会使记得利益者的利益受损,他们会愿意吗?这是个问题。——李特

减轻一半税负,这是政府经济决策的职能范围,税收也是国家财政的来源,另外一个方面,和所有国民的经济收入和生活水平息息相关。过高的税收加重了人民的负担,而过低的税收有利于藏富于民。大社会小政府,公共服务方面需要税收的支撑,国家的国防教育等事业,也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这种基础设施和大型工程,离不开纳税人的贡献。在这些财政经济预算和决算中,税收水平需要保持和经济发展水平相一致,也要利用税收的经济杠杆作用,对贫富差距做相应调整,促进社会的良性发展。——刘鹏飞

先说一个搞笑的事情,此文的作者,名字竟然与我第一个女朋友的名字一模一样。哈哈!减税不是主要手段吧,减税一半,在现在这种社会软性环境下,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保障等方面就会减少一半,其实对老百姓来说,不是啥好事。我们现在的基础设施,好像还不够用。比如北京,我们每天消费那么多钱,交了那么多税,但是你看地铁,还是只覆盖了那一点。交税不怕,怕的是政府不好好花,怕的是对正常交税的人,没有回馈机制;反而是管不住偷税漏税的富人。特别是个体户们,你收了他们的税,给了他们什么保障,不要让“不偷税就没有利润”的闹剧再演下去了!——马超

确实,税收是国家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但如果国家收入上去了,下层百姓过得民不聊生,国家再富裕又有何用?如果税收变成负担,变成民众不堪重负的原因,税收也失去了任何意义。假设民众的税负减一半,我不敢说房也住上了,车也买得起了,但至少对于百姓来说,生活水平提高了,物质精神上有保障了,最基本最低级的要求“安居乐业”可以达到了,那么不就足够了?——胡倩

要判断税负是否过重,是否合理,首先得让我们光荣的纳税人知道都交了什么税。所以我们应该跟国外学习下,价格归价格,税归税,都标清楚了。一来让我们知道自己为伟大祖国交了多少税,激发我们的SB主人翁精神;二来也让自己在消费一些高税收的商品时候考虑清楚,到底有没有必要让某人用我的税钱去买拉菲喝。——笔笔的笔

税收如果能真正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样才好,如果单纯的只是取之于民却被少数权力集中的人占用,就算是税收减半也不能减轻民众的负担。——程鹏丽

这肯定需要配套政府的机构精简,过多副职、过多领导干部子女“曲径通幽”超编人员消肿,否则,庞达的财政全供人员的开资从何而来?这还需要政治体制的深化改革,积极落实民众的四权,否则在权力高度集中,一把手说了算的环境下,如何一下子能遏制庞大的三公消费?一些政府部门的奢侈?所以,我们希望税赋减轻,也不逃避应尽的纳税义务,但是,公开透明,是其中的关键,要让人们明白这个税收主要的用途去向。——栗彦卿

齐齐哈尔职业装定制

邯郸工服设计

北京西装订做

丽水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