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学校园里的孤家寡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0:58 阅读: 来源:电动枪厂家

湖北省十堰市郧县一个叫潭山的地方是我的家乡。这里极度缺水,每一瓢水,都被当地人先用来洗脸,再用来洗碗,等变黑了再去喂猪。逢年过节,亲戚们送礼,最“金贵”的礼物就是两桶水。因为家境贫困,我的弟弟妹妹上完中学就辍学了,他们把机会留给了成绩最好的我。2003年8月25日,我如愿以偿,考进了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会计专业,我的大学生涯就此开始。

在我考上大学的时候,我的父亲也到武汉做了一名建筑工人。

进入大学后,我竭力保持着一个农民儿子的朴实。父亲给我的100元钱,每用一元钱我都要记账。我惟一的奢侈品是临走前二叔送给我的一双120元钱的“水货”鳄鱼牌球鞋,我只有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才舍得拿出来穿一下。

由于专注读书,我与同学之间的关系逐渐疏远。当时,我对同学们身在大学校园却不好好读书的行为深恶痛绝。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的母亲为了凑够我的学费,推着一车萝卜沿街兜售的情景,我不能像他们,把我的青春肆意挥洒在花前月下。然而,这种“孤家寡人”的生活充满了寂寞,有时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2003年10月10日,宿舍的大李过生日,他要求我们宿舍的5个人都参加,然而,令我尴尬的是,饭还没开吃,一桌人竟然纷纷拿出礼物送给大李!何林送了一部MP3,张健送了一部复读机……我目瞪口呆!在一桌人的注视下,两手空空的我满脸通红,讪讪地放下了筷子·……

2003年11月,我参加了班上同学组织的秋游。秋游之后,我彻底改变了“孤家寡人”的形象。我时不时参与宿舍的“卧谈会”:打水、倒垃圾的活儿我一个人全包了……渐渐地,在我的“示好”下,大李他们也接受我了。我开始随着他们出入网吧、电影院和舞厅……没有人知道,为了那些开销,我欺骗父亲说学校要我们集体购买一套500元的校服:然后又告诉母亲,我生病了,母亲连夜卖了家里7只正在生蛋的母鸡,然后踮着脚走了20里山路把钱邮寄给我……

这种生活到底对不对,我不知道。可是看着以前远离我的同学带着欣赏的眼神围绕在我的身边,我心里虽有一时的愧疚,更多的,却是欢欣。

转眼间到了大二。这一年,我认识了一个叫张羽的女孩。那时候,张羽身后不乏追求者。我想,如果我能将这个女孩子追来做女朋友,我的腰杆将会比任何时候挺得都直。

为了赢得美人芳心,我每月去找父亲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都以各种借口跟他要钱。父亲很相信我,没钱的时候,就向工友借。每次看着他卑微地从工友手上接过钱,我心里也像刀割一般疼痛。可是只要一离开工地,想到张羽离我越来越近,我就觉得一切都值得……

2004年7月,张羽的生日快到了,她暗示我想要一套价值2000多元的兰蔻化妆品。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再次找到父亲,告诉他我要参加英语四级考试,需要参加培训。我甚至吓唬他,如果考试不能通过,4年大学就白上了!父亲被我的话吓坏了,一再向我保证。一个星期后给我凑齐2500元钱。

7月20日,我忐忑不安地去了父亲的工棚,他的脸色有点苍白,颤抖着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沓钱递给我。刚出工棚,就听见一个人老远叫道:“一个星期卖5次血,不要命就算了,还想当工伤养着……”

我一怔,这是父亲卖血的钱!我真想跪在父亲面前请他原谅,但我没敢回头,我安慰自己,父亲再苦几年,等我毕业就好了,那时候,我一定好好孝敬他!

一天,我和大李到汉口江滩玩,突然发现江汉路附近一栋12层高的楼前围了一大群人,人们纷纷仰头眺望,下面警车“呜呜”作响。原来是一个民工,因为工头欠薪。爬上高楼要跳楼讨薪。我突然发现,那个人影怎么那么熟悉?那个人,果然是父亲!旁边的警察叹息道:“听说他的孩子在读大学,催着交学费呢!”一直等到包工头结算了5个月6000元的工资,他才含着眼泪下来了……

我混蛋!我该死!我在宿舍里整整蒙头睡了一天,后怕地想:如果包工头到最后都没有出现,父亲那一脚会不会跨出去?我一遍遍问自己:大学生中的人际关系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你只是个“碌碌无为”的人,还会有所谓的“朋友”吗?我又反问自己:为了爹娘,自己就是当个“孤家寡人”又会怎么样!如果像自己这样荒唐下去,父母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啊!

那一夜,泪水湿透了我的枕头。第二天,我找到张羽,委婉地告诉她,我要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以后不要见面了。张羽不解地看着我,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我开始削减开支。同时,我也开始考虑打工挣钱。大李他们见我铁了心要做一个“孤家寡人”,也自感无趣,从此视我如同空气一样!

我每天很早就起床了,到校园里背诵英语。那一年,在一些同学喊着“50分刚好,60分万岁,70分作废”的时候,我的期末考试每科都超过90分,还第一个通过了英语四级考试。

转眼间就到了2006年9月,我已经大四了。很多同学开始准备考研究生,我却决定出来工作。从10月份开始,我一边复习准备考注册会计师,一边开始制作简历。11月,中国银行进行校园招聘,我以全优的成绩和专业素质成为惟一被选中的人!

我的同学们依然排斥我。与那些天天吃毕业告别宴,像生死离别似的哭得一塌糊涂的同学不同,虽然伴随我的只有孤灯清影,但我的心灵却特别踏实、宁静。

2007年7月14日中午,是离校的时候了。我一人默默打点行李,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因为我是孤家寡人!就在这时候,父亲从工地上赶了过来,一看宿舍的人都在,他豪气地从衣服里面拿出100元钱,说:“娃娃们,走,我请你们吃烧烤去!”我知道这些平日里排斥我的室友们一定不会去,顿时尴尬极了,急忙扯了扯父亲的衣袖,小声对父亲说:“咱去吃吧,他们都忙!”我拉着父亲就往外走,谁知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蒋伟,我们想去,同学一场,应该聚聚……”看着这一幕,我有些发愣。

那晚,我们喝了不少酒。张健喝醉了,他抱着我失声痛哭,一边哭一边说:“蒋伟,你是个男人!只有你,是个男人!我们好糊涂啊……”这时,我才知道,其实,我的室友们的家境都不好,张健的父亲早就去世了,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养大:何林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而大李,他的父亲只是个修鞋匠……

那晚,我也让自己压抑的泪水肆意流淌,心里却暗自庆幸,我及时从大学生虚荣的漩涡中拔出身来,果断地当了“孤家寡人”,没有让自己迷失得太远!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