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纠结的欧盟一体化会否归零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5:36 阅读: 来源:电动枪厂家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此前报道,英国“脱欧”与欧盟改革的相关议题成为2月18日至19日欧盟春季峰会的焦点议题。英国首相府消息人士18日称,谈判中“许多问题仍存严重分歧”。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此前曾表示,欧盟除了和英国达成协议“别无选择”。

当政治原则屈服于经济困境与社会危机时,“退让”的欧盟给全球化带来的损失,恐怕远远大于其暂时得到的安全。

【究竟是谁的胜利】

全球地缘政治一体化最为出色的“成果”来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据BBC 18日报道,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在参加欧盟峰会间隙接受采访称“我不会接受任何不符合我们需要的协议。”

德国《世界报》16日报道,欧盟及其成员国正在就说服英国留在欧盟进行密集外交协商。欧盟“三巨头”——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及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更是在本月16日集体发声,呼吁避免欧盟分裂。他们期望通过欧盟峰会找到解决困局的钥匙。

“这次峰会对于欧盟的团结,对于英国未来同欧洲的关系,是一个关键时刻。”图斯克强调,如果峰会无法达成协议,那么破裂的谈判“对于英国和欧盟都是一个失败,但是对那些想分裂我们的人是一个地缘政治上的胜利”。

俄罗斯卫星网援引法新社报道,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表示,“如果我们再不采取措施,欧盟在今年(2016年)就要瓦解了,这将是一个可怕的倒退。”

此前卡梅伦曾表示,如果欧盟不就英国所关心的领域进行改革,那么英国很有可能与欧盟“分道扬镳”。不过,一旦欧盟与英国此次能对改善关系达成共识,那么,原本英国计划在2017年举行的“脱欧公投”可能提前至今年6月举行。

路透社此前援引卡梅伦亲信的话称,英国和欧盟达成欧盟改革草案,允许55%的欧盟成员国小组进行修订或阻止立法倡议。而卡梅伦提出的“关心领域的改革”包括竞争、主权、社会政策和经济管理等方面。

事实上,英国留不留在欧盟,关键的问题不在结果,而是这一“挑战”本身就给一体化的共同体赖以生存的种种原则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质疑。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这是英国选举政治的要求,卡梅伦当初上台时对选民做出过这样的承诺,是必须将程序走完的。而且欧债危机后,英国选民不乐意接受‘德国领导的欧盟’。英国是以此为谈判筹码,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

【不能接受的“消失”】

“卡梅伦和英国人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消失在政治上实现一体化的欧盟当中。”法国《论坛报》刊文称,虽然英国提出的欧盟作出精简、使之“更加有效”的要求符合大家的共同利益,但英国也必须考虑到这样一个现实,即欧洲大陆的一体化程度已经因为欧元的实施而达到了很高的程度,因而它必然会要求成员国通过税收和社会政策趋同等方式来加强政治联系。

也就是说,这场“分手风波”闹得虽大,根子却仍离不开“利益”二字。

英国《金融时报》刊文指出,卡梅伦期待重新谈判会达到“两全其美”的结果——既在议事桌上获得一席之地,又免除所有英国不喜欢的责任。为了防止这一点,欧盟也下了一招“先手棋”,此前与英国达成了欧盟改革草案。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这也是欧盟为接下来的谈判划定一个范围,避免英国的要求过高。”

从与欧盟分家的“经济账”上来看,这一可能或许也不大。高盛研究团队16日指出,英国一旦最终投票退出欧盟,英镑的下跌幅度可能高达15%至20%。英国智库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表示,倘若脱离欧盟,英国将有约4660亿英镑规模的与欧洲大陆贸易有受损风险。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摩根大通等国际银行近期都公开表示,如果英国选择脱欧,都会将部分业务搬离英国。这样来看,英国脱欧要付的分手费着实不菲。

显然这场角力双方各有顾虑。在“欧盟即将瓦解”的高压和政治家们奔走游说下,并不想真正分手的英国和极度挽留的欧盟也达成了某种默契,崔洪建分析称:“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英国会不会脱欧,而是欧盟能否达成共识、做出让步、提供资源,帮助卡梅伦顺利渡过公投难关。”

【民族主义的“回归”?】

这一场危机或许最终能度过。在困境重重的非常时期,欧盟应对现有问题的所有方案都已具备,欠缺的是打破旧有原则和各国务实地应对。

但是,欧盟的“公信力”却到底被严重伤害了。

对于政客们吵得沸沸扬扬的“欧盟解体说”,王义桅认为,“欧盟对成员国来说不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案,只能成为选择之一,甚至成为引发问题的源头。英国这种行为鼓励了欧盟内部民族主义、各成员国各自为政思潮的兴盛,是对欧洲一体化严重的挑战。”

德国《瑞士商报》网站发表鲁比尼全球经济咨询公司主席埃尔·鲁比尼的文章称,2016年欧盟可能会被证明是地缘政治的“归零地”。欧洲需要的和欧洲人想要的之间的鸿沟增大,成员国走向民族主义政策的越来越多,并因此破坏了找到欧洲解决方案的机会。

“反自由主义的上升使得我们避免欧元区或者欧盟分崩离析的责任更加关键。”鲁比尼认为。

欧洲的民族主义回归并不出人意料,但如果现在不采取坚定的行动,最终会否导致和平、一体化、全球化和超国家的欧盟的失败,值得深思。

吉林定制工作服

福鼎订制职业装

行政制作制服

六盘水订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