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她床上有个男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4:55 阅读: 来源:电动枪厂家

二丽十八岁时就来湖城打工了。她先是在饭店干服务员老板嫌她个子太矮人又长得胖就让她从厨房向外面传菜。她先把厨师做好的菜端到一个窗口然后有长得好看的服务员给客人端到饭桌上。和她一起来得几个小姐妹只要是有些姿色的都被来吃饭的客人相中介绍到大大小小的公司里去做前台接待了。也有的被有钱人包养了起来像养在笼子里的鸟整天啥也不干吃好的穿好的有的还生了孩子。也有有手段的姐妹把正房挤走自己转正的这样的属于极少数。

端了两年盘子没啥发展二丽辞职了。辞职后的二丽急需一份工作这份工作必须得包吃住。除了在饭店打工还有哪儿包吃包住呢在一家网吧的玻璃窗上二丽看见贴着一张招聘网管的A4纸上面写着招网管包食宿。二丽走了进去。

在网吧干网管活倒是不累。除了每天打扫一遍卫生擦一遍电脑显示器、键盘及电脑桌其余的时间就是在服务台收钱结算。二丽打工的这间网吧是沿街的商铺上下两层有一百多台机子网管的寝室和卫生间紧挨着面积很小。干网管就得熬夜熬夜就得饿饿了就想吃东西。干了一年网管二丽又胖了十几斤。一米五几的个头体重却有一百四十斤了。

在网吧二丽认识了同样来自宾县的王伟。王伟是个司机在湖城高新区一家公司开面包车。这家公司代理着一个很大的服装品牌平时王伟就开着面包车给湖城的各大商场送送货没事的时候就来二丽打工的网吧玩会儿游戏。王伟身高1.74米体重却只有110斤用他自己的话说长了一个没良心的肚子干吃不胖。你能想象得出二丽和王伟站在一起的喜剧效果。可就是这样两个看着很不般配的人却走在了一起。

两人磨磨唧唧地谈了半年恋爱春节前回老家把婚结了。

过完年小两口又回到了湖城。二丽却不想再接着干网管了。王伟出车她就呆在王伟的宿舍里看电视。王伟的宿舍里还住着一个司机看二丽来了就到其他宿舍凑合一下。王伟觉得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二丽就和王伟商量看能不能开家旅店。二丽刚来湖城打工时在万宝小区一家小旅店住过几天这些小旅店都是靠大路的住宅楼的一楼改造的七八十平米的房子把客厅隔成两间把厨房改成小间再加上原有的两个卧室就有了大小五个房间了。再在阳台开个门客人出入走阳台这个门这样不影响单元楼里的其他住户。在阳台进门的过道边上放张床围上帐子就是店主的卧床了。窗台上放台电脑是给客人扫描身份证用的现在派出所有要求客人入住后必须登记摄像头拍照后直接上传到派出所指定的邮箱如果入住的是被通缉人员公安马上就能知道。厨房改成了小间做饭只好改在阳台上了。万宝小区沿街的小旅店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

二丽去万宝小区旅店密集的地方考察了一番还真有一家沿街房出租这家原来是卖彩票的房租到期后不租了租金是每年一万五。二丽心里合计了一下租金一万五再在屋内打几个隔断有三千块钱就够了买床具和被褥一万块也够了。自己结婚时婆家给了她五万块钱她考虑结婚后还出来打工啥家具也没买那五万块钱还在她的一张银行卡上呢。

打电话叫来王伟二丽把自己的想法跟王伟一说王伟也觉得可以。于是就和房主签了合同把房子租了下来。

许多开旅店的床和床垫都来自旧货市场二丽坚持要买新的。床上的被褥也都要崭新的。电视机和电脑、洗衣机可以买二手的。忙忙活活准备了半个月房子的装修和要买的东西都齐了。再到工商所把营业执照领了二丽的旅店开张了营业执照上的店名叫悦来客栈二丽起的。严格说来也不算二丽起的这是古装电视剧里经常用的一个旅店名字一个很老旧、也很俗套的店名。

二丽的店一开业立马有人来入住。路边这一溜全是旅店二丽的悦来客栈刚开业床具和被褥都是新的同样的价格为啥不住新的啊。

来这儿住旅店的客人有这么几类人外地来湖城做生意的买卖人这些人一般住得较长久有时一住十几天甚至要住一个月以上这些算是长住客。还有就是来湖城探亲访友的人家里住不下或觉得在家里住着不方便便出来住店。这种情况一般是在湖城的亲友出钱。更多的是来旅店约会的一对对野鸳鸯。

前些年一男一女住店要提供结婚证没有结婚证不让住。这些年早就不管这些了。派出所规定旅客入住有二代身份证登记即可。按要求所有入住人员都得登记可实际上两人住店有一人登记就行了。前些年还有项规定本市户籍的人不能登记住店这些年也放开了。这些小旅店就成了情人幽会的场所。真正的有钱人都到大宾馆开房来这些小旅店的都是没钱的。既然没钱干嘛还扯这个啊凡事都有个例外有的人比如国家公务人员他们不缺钱但怕在大宾馆碰见熟人或忌惮大宾馆里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便选择来小旅店一度春宵。

只要是来二丽旅店住过的客人都相中了这家客栈。二丽人干净床单被罩绝对一客一换白天开房休息的除外。这在一些宾馆也未必能做得到。而且二丽服务周到客人有需求比如买包烟或要买方便面她立马给附近的小超市打电话小超市有送货的一会儿就能送来。

万宝小区属于府明派出所管辖二丽在网吧干过网管知道不管在哪里做买卖都得和当地的派出所搞好关系。二丽和王伟打算请派出所所长吃顿饭请了几次人家不出来。王伟就给所长送了一套他们公司代理的那家品牌的休闲西服。所长收下了西服二丽和王伟才觉得心安了一些。好在派出所很少出来查夜除非是市里又有重大刑事案件发生有嫌疑人在逃时全市的住宿场所才都要检查。平时派出所查夜只查身份证只要你给客人登记了身份证店家就没事了。

只要是在旅店过夜的客人二丽要求是必须有身份证的。白天来休息的也就是所谓的钟点房就不那么严了。这些男女都是匆匆地来在房间待一个点甚至二十分钟办完事就匆匆离开。二丽的客房有每天四十块钱的和五十块钱的钟点房收半价。如果白天多来几拨这样的散客是很划算的。就像饭店饭桌的翻台。所以说旅店如果都被常住客包下不见得是好事得有一间空房做钟点房用才合适。

许多来开钟点房的往往是女的先到开好房后坐在床上眼瞅着地板傻傻地等着野汉子。有的男人或女人这次和这个人来开房下次再来一起的男人或女人不是上次那个了。也有三四十岁的男人领着小姑娘来开房的二丽就坚持让小女孩出示身份证如果女孩没有身份证或身份证显示不足十八岁的二丽坚决不让入住。

在长住客中有一位来自哈尔滨的中年人二丽称他苏哥。他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自己公司的产品销到湖城他主要负责来催款。苏哥本来可以住更好一点的宾馆单位可以报销的住宿费是每天一百五十元费用是包干制苏哥住在二丽的店里每天可以节省下一百元。苏哥在二丽的悦来客栈一住就是一周礼拜五下午回哈尔滨下周一再来。一周里苏哥住的从周一到周五这几天旅店的生意较冷清周末比较火爆。苏哥周末回哈尔滨就给旅店提供了钟点房房源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房间一天能卖出去十次。

经常来悦来客栈住店的还有一位是一个年轻人姓安是江西某制药厂住湖城的医药代表。小安二十多岁人长得白白的、瘦瘦的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很斯文的样子。小安白天出去跑业务回来时经常在超市买一些羊肉片和青菜和二丽用电饭锅吃涮羊肉。

二丽租的这套房子有个地下室一半地上一半地下有个小窗户在地面之上可透光、通风。二丽简单收拾了一下也摆上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这个床和床头柜是从旧货市场买的床上用品却是新的。这间地下室租给了一个叫小军的男人。小军三十多岁剃个光头脸上有几块疤痕属于那种一看就让人感到害怕的人。

和小军住在一起的是一个叫梅子的女孩。梅子二十来岁人长得很漂亮。

小军经常晚上出去白天就在地下室里睡觉。小军和梅子吃饭大多是打电话叫外卖。吃完早饭梅子就从地下室上到一楼敲单元门二丽开门让梅子进来再把单元门锁上。客房里如果没客人梅子也会到客房的电脑上会儿网。有一次二丽见梅子在电脑上和一位网友聊得火热不无担心地对梅子说你网聊不怕小军知道啊梅子哼了一声说他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管我

这天一大早二丽还在打扫卫生来了一位住店的女子这女子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穿着干净得体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她问二丽客房的价格又看了看房间。就拿出身份证登记了。女子的身份证显示她是湖城郊县的。女子进入房间后就把门关上了过了一个多点女子开门去了趟卫生间回去又把门关上了。

二丽看出这个女子是和家里人赌气出来的。二丽经常能接待到这样的女子她对负气出走来住店的女子就多了一份关心这时候的人最需要别人来关怀啊。

二丽中午焖了米饭炒了两个菜饭做好了就去敲女子的门说我做好饭了一起吃点吧。女子开门眼睛还是红红的好像刚哭过。女子强笑着说我吃不下谢谢了。

这时正好小安进屋了看了女子一眼说有啥事也得吃饭呢。女子便犹豫着出门说饭钱怎么算啊二丽说一顿饭算啥你觉得过意不去就给十块钱就行我还有的赚呢。听二丽如此说女子才放松下来来到饭桌前坐下。

小安也拿个方凳挨着女子坐下。二丽说今天没你的饭你到外边吃去吧。二丽米饭焖得够多她瞧不上小安对女子的殷勤劲儿。小安也不恼站起身说我打电话叫份麻辣烫你们吃你们的。

二丽问女子看你委屈的样子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了女子不说话又要掉眼泪。二丽说和家里人闹了别扭可不能离家出走世道这么乱让家里人多担心啊。再说也会给不怀好意的人可乘之机。说到这里二丽用眼光去寻找小安小安正用手机打电话在订麻辣烫没听见二丽在说什么。

这时女子的电话响了女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把电话挂断了。

二丽笑着拿过女子的手机女子也没说什么。二丽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把电话返打过去了。电话接通一个男人急切的声音说老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赌了你给我个机会你在哪儿我去接你。二丽笑着说你老婆不接你电话我是开旅店的你来湖城万宝小区的悦来客栈接你媳妇吧。女子从二丽手里抢过手机挂断了电话。

傍晚有个男子急火火地走进悦来客栈二丽一看来人这副模样就断定是早晨来住店的女子的丈夫。一问果然是。二丽就去敲女子的房门。女子开门见男人站在门口想把门再关上男人用肩膀倚着门身子挤进门去。男子进门后朝站在门口的二丽笑笑把门关上了。

第二天上午女子和她男人起得很晚起床后去卫生间洗漱女子见到二丽笑笑有些不好意思。

小两口结账要走的时候男人跟二丽说了许多感激的话还回头对女子说这个店真好要不咱再在这儿住几天女子说住就住我还不愿意回那个家呢。二丽说得了吧你们还是回家吧免得家里的老人惦记以后再来湖城就住我这儿。

每到周末就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的男人领着一个女人来住店。男人看样子有六十岁左右女人也有五十岁那样。两人的穿着打扮像是政府机关的干部身份证显示男的姓储女的姓温。两人见了二丽都很客气姓温的女人还有些羞涩。有一次老储没在跟前姓温的女人悄悄问二丽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还……你不会笑话我们吧二丽说瞧您说的我是开店的您是住店的您是我的衣食父母我怎么能笑话您呢

老储和温姓女人都是有素质的人临走总是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可不是所有住店的客人都像老储和温姓女人一样。有一对卖保险的男女经常来二丽店里住宿男的四十多岁女的三十多岁。二丽不喜欢这俩人外表穿着光鲜每次来都把屋子造得乱七八糟的满床、满地都是垃圾。有时候这个卖保险的女人正来着例假也整那事把床单被罩都给弄脏了也从来不说声对不起。二丽好几次想不接待这对男女可又说不出口。

二丽很喜欢老储和温姓女人这样的房客。二丽知道这也是一对野鸳鸯还是对老野鸳鸯。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出来扯这个哎这人啊

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客房满员了二丽把一块写着满员的牌子放在阳台玻璃跟前她刚想去把阳台门锁上的时候有个男人走进店里来了。二丽说满员了要住宿您去别家吧。男人说不住店是来找人的。二丽警觉起来经常有来旅店寻找自己的妻子或老公的找到后在旅店闹得不可开交有脾气大的主儿还把旅店的玻璃给砸坏过。

二丽问你找谁男人说找一个姓储的男人和一个姓温的女人。二丽激灵一下子心说不能慌先把他支走再说。二丽不动声色地说我们店没有你要找的这两个人。那个男人说不可能有人亲眼看见这两个狗男女进了你的店。

二丽说我说没有就没有你再去别家找找吧我要锁门了。那个男人说你能让我看看你店里的登记记录吗或者我直接进屋去看看行吗二丽说除了公安部门谁也无权查看客人的登记信息这你该明白吧你更没有权利进屋搜查。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把链子锁摆出一副要锁门的架势。那个男人看来也是个老实人见二丽说得如此强硬无奈地退出门去说要在门口等着不信这对狗男女永远不出来。

已经是秋天了湖城的秋天有些冷。二丽隔着窗玻璃看见被她打发出去的那个男人真的没有走远一直在旅店门前逡巡着。

二丽敲开老储和温姓女人的房门说刚才有个男人来找你们俩我一看来者不善就说你俩没住这儿他现在还没走在门口附近转悠呢。老储和温姓女人对视一眼都有些吃惊。二丽把过道、阳台上的灯关掉示意穿着睡衣的老储和温姓女人来到阳台窗前。店外有路灯借助路灯的灯光老储和温姓女人都看清了在外面逡巡的那个男人。老储和温姓女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二丽说你俩赶紧收拾收拾东西走吧别出什么事啊。老储说他堵着门我们怎么走啊二丽说店里还有个后门就是单元门平时为了好看门那个门一直是锁着的。二人听二丽如此说如遇大赦转身回屋收拾东西去了。

临出门老储突然想起说还没交房费呢。二丽说没事的你俩快走吧出了单元门右拐到楼头的路上就能搭到出租车了。

送走了老储和温姓女人二丽关上单元门再把老储和温姓女人刚住过的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把过道和阳台上的灯打开。走到阳台门前把锁阳台门的链子锁打开。二丽站在旅店门口朝在外面逡巡的男人招手。

男人进到店里。二丽说我说没有你不信天这么冷你想在外面冻死啊。我给一个客人预留了一个房间刚接到那个客人的电话说不来了你在外边等不如进店来住下这个房间一晚四十块钱你要是愿意就住下明天再去找你要找的人。男人进屋后在老储刚腾出的屋里转了一圈眼睛有些狐疑地看看二丽的胖脸问附近还有叫悦来客栈的旅店吗二丽说没有。那个男人没有住店将信将疑地离开了。

这段时间小军好像很忙过去是白天在悦来客栈的地下室睡觉晚上像夜游神似的出去活动。最近一段时间白天也出去。

小军不在梅子就整天和二丽在一起。除了上网也帮二丽干点活比如收拾收拾屋子用洗衣机洗洗床单被罩什么的。

小安最近不太忙有时候上午出去一趟有时候一天到晚都待在店里。客满了梅子就没地方去上网了小安就叫梅子说到我屋里去上吧。梅子很高兴就去小安屋里上网去了。

有那么几天小军没回悦来客栈梅子就在小安屋里上网上到很晚也不走说自己一个人在地下室睡觉害怕。

这天早晨二丽忽然间想起梅子昨晚没让自己开单元门也就是说昨晚她没回地下室去睡。

二丽来到小安的房门前听了听里面果然有梅子和小安的说笑声。

见小安出去跑业务了二丽来到小安的房间。梅子若无其事地坐在小安屋里的电脑桌前上网。二丽说梅子按说你的事我不该多管可你住在我的店里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梅子不说话眼睛只是看着电脑显示器。二丽接着说小军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他如果知道你和别人好能轻饶了你啊梅子说小军已经三天没回来了电话也打不通我猜他肯定是出事了。二丽问小军能娶你吗梅子鼻子里哼了一声他不娶我娶我我也不会嫁给他。二丽问那小安呢你和小安这算怎么回事儿梅子说小安说要带我去南方。二丽说我的姑奶奶你可别害我啊你跟着小安走了小军来跟我要人怎么办梅子笑了说看把你吓得他说带我去南方我还没答应他呢。二丽这才松了口气说你们这些住店的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二丽又找小安谈了一次。

二丽问小安你知道和梅子住在一起的小军是干什么的吗小安不以为然地说干什么的大人物吗大人物有住地下室的吗二丽说你别嬉皮笑脸的我告诉你小军这样的人除了好事不做其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出门在外形单影孤的做人做事还是放规矩一点好别光想着占便宜这个世界上没那么多便宜让你占。

第二天小安和梅子自己打开单元门走了电脑桌上放着小安未结的房费俩人的东西都拿走了。

小安和梅子刚走那几天二丽还有些担心怕小军回来和自己要人。过了一段时间小军也没回来二丽把地下室重新收拾了一下把小军的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具收拾进储物柜里再不值钱也是人家的东西人家来找好还给人家。

地下室收拾干净了如果有没带身份证的客人二丽就问地下室可以吗每晚二十元。没身份证可以住地下室警察不会去地下室查身份证。

湖城的冬天说来就来了。

这天傍晚二丽迎来了一位客人是老储。二丽这才记起老储和温姓女人有些日子没来住店了。老储上身穿着呢子大衣头上戴着一顶呢子帽一副很古旧很老派的打扮。

二丽问怎么就你自己啊老储说她死了割腕自杀了。二丽吃惊地问出什么事了老储说小温自从那晚从你这儿回家后她男人总折磨她还去她单位败坏她她是个在职的正处级领导干部单位开始风言风语领导也找她谈过话她顶不住压力自杀了。她曾说等她退休了就离婚和我在一起可没等到那一天她就走了。我和她认识三十多年了她曾经是我的一个学生为了她我没结过婚我一直在等她。这次来我一是表示感谢每次我和她来这儿住店你都像接待自己的长辈那样接待我俩没有因为我们这样的关系瞧不起我们我们在其他地方住过大宾馆也住过像你这样的小店那些店主或服务员的眼神让我们感到羞愧。还有一点那晚多亏了你才没让我俩出丑那晚的房钱我还没结呢。

二丽眼睛湿润了想起那个姓温的女人略带羞涩的笑容。怎么这么想不开呢在这个世界上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呢

二丽说老先生您太客气了再说四十块钱不算什么您没有必要专门跑一趟。

老储说要的要的。再说我也想再来你店里住一晚还住我和小温经常住的那个房间毕竟我和她在你这里度过了许多美好的夜晚。

二丽打开那个房间老储再次表示感谢二丽看到进屋后的老储竟然老泪纵横呜呜地哭出声了。二丽见不得人掉眼泪赶紧给老储把门关上掏出手绢来擦眼。

快过年了来二丽店里住店的客人更多了。

这一天小军来了。二丽问小军这段时间干啥去了小军说出了点事被关进去一段时间。二丽说你还有几件衣服和洗漱的东西我都给你放在储物柜里了我给你拿去。小军没接二丽的话茬问梅子啥时侯走的二丽说她联系不上你等了你四五天就走了。小军没再说什么拿起二丽放在桌上的衣服和洗漱用具转身要走又转回头问二丽我还欠你多少房费二丽说没多少二百多块钱。小军说我刚出来手头紧过段时间再还你吧。二丽说没事有就给没有就拉倒你别放在心上。二丽知道小军这样的人属顺毛驴的你要急了他真就不给你了你若和风细雨地对他这种人做事倒也讲究。

春节前这段时间苏哥基本上天天去客户那里催款有时候陪客户吃饭、唱歌、洗浴一玩就是半宿回到店里时都下半夜了也有住在洗浴中心一夜不归的时候。

只要苏哥没回来二丽就不能锁门睡觉也睡不踏实。

年底了王伟单位也比较忙有时候几天都不回店里。

这天晚上二丽把房间都卖出去了。快十一点了有个屋的客人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这个客人来时没带任何行李连洗漱用具也没带人一走屋里空空如也。二丽碰到过这种情况客人刚入住店里又临时改变计划不住了。这种情况下房费是不退的。二丽对待熟客或长住客房费可以离开时再结账比如苏哥、老储、小安、小军等。对待散客是进门就要交钱的。

过了十二点了那个客人还没回来。恰好这时有个男人来住店二丽心想那个刚住下就离开的男人今晚可能不回来了。就把那个空出来的房间又卖了出去。

过了没有半个点前半夜出去的那个男人又回来了。二丽只好说对不起我以为您不回来了呢我把那个房间又卖出去了您将就一下睡我这张床吧。那个男人临出门没跟二丽说一声出现这种情况也不能全怪二丽再看看二丽的那张床实在是太憋屈好在这都下半夜了凑合一下得了就没再说什么爬到二丽那张床上也没脱衣服和衣躺在了床上。

二丽见那人在自己床上睡下了才长舒了一口气。如果这人非要还住他原来的那间屋怎么去跟后来的那位客人说啊好在这人好说话没为难自己。

二丽搬把椅子坐在过道上闭目打盹。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身子一歪差点摔倒一下子惊醒了。再睡还是这样。往常睡在床上没觉得舒服你坐在椅子上睡睡试试就知道躺床上有多舒服了。

二丽突然想到苏哥今晚没回来房间是空着的都这个点了估计苏哥不会回来了。她来到苏哥的房间开开灯和衣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二丽躺在苏哥的床上刚睡下不久苏哥回来了。苏哥敲阳台上的门没人应再看锁栅栏门的链子锁链子锁是搭着的没锁。苏哥就拉开栅栏门进屋了。

苏哥来到自己的房间见二丽和衣躺在床上他又转身来到二丽的小床前掀开布帘见一个男子和衣躺在二丽的床上。苏哥明白了二丽以为我不回来了把自己的床卖出去睡我床上去了。

苏哥又回到自己房里他没叫醒二丽苏哥屋里这张床最大是一张一米八宽的大床。二丽和衣睡在大床的一边苏哥就和衣躺在了这张床的另一边。

该着有事。

王伟已经有几天没回店里了今夜他陪领导和几个客人去洗浴中心洗浴领导和客人都睡在洗浴中心的客房里了那里有陪宿的小姐。领导让王伟自己回去。王伟一看都这个点了怕打扰同寝的伙伴休息再加上好几天没回悦来客栈了怕二丽不高兴就在下半夜回到了店里。

到了店门口见门没锁。走进店里一掀二丽床前的布帘有个男人和衣躺在二丽的床上。王伟没叫醒睡觉的男子放下布帘沿着过道向室内走。苏哥的屋门开着灯也亮着。王伟看到二丽和苏哥和衣躺在床上。

王伟上去扳二丽的肩膀二丽睁开眼见王伟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再回身看苏哥躺在床的另一侧正呼呼大睡呢。

接下来的几天里二丽没少跟王伟解释可王伟就是不接受二丽的解释。此后的一段时间里王伟每晚都回店里来住但就是不和二丽说话。二丽做好饭叫他吃他就吃睡觉时和二丽背靠背也不碰二丽。

苏哥看出二丽和王伟两口子在冷战。这天二丽给苏哥屋里打扫卫生见二丽闷闷不乐苏哥就问她咋了。二丽就把那晚的事和苏哥说了苏哥一听就急了合着还有我的事呢我还啥也不知道呢。

晚上王伟回来苏哥把王伟叫到了屋里说兄弟你心太脏了吧你看苏哥是那样的人吗告诉你说甭看你苏哥住在你的小店里你苏哥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就你媳妇那样的说实话我根本就瞧不上。一番话说得王伟心里敞亮了许多。王伟和二丽结束了冷战。

二丽只知道苏哥和王伟谈过谈的啥她不知道问自己的男人王伟只是笑不说。别管苏哥和王伟说的啥只要男人不再误会自己就行了。二丽从内心里感激苏哥。

转过年二丽发现自己怀孕了。怀孕五个月后二丽的肚子就很大了本来二丽就又矮又胖怀孕后整个人快圆了。王伟和二丽商量后把旅店兑了出去。

五年后二丽领着一个胖胖的小丫头来到悦来客栈五年里悦来客栈换了三茬老板。老板问二丽住店吗二丽没说话牵着女儿的小手向室内走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屋内的变化她对女儿说这个旅店最早是你妈妈开的在这儿有的你女儿瞪着天真的眼睛看着妈妈好像没听懂妈妈说的啥。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