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邪淫的祸报实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34:26 阅读: 来源:电动枪厂家

邪淫的祸报实例

◎李登,十八岁就考取解元,但此后一直到五十岁,都无法考中进士。向叶法师请示原因。叶法师便替他叩求文昌帝君指示。帝君命神吏拿李登的官籍,宣说开示,查李登出生时,天帝赐玉印,命中原本注定十八岁中解元,十九岁考取状元,五十二岁官位做到宰相。但因十八岁得举中解元后,暗中偷看邻女,虽然淫事没成,但却将邻女的父亲冤枉入狱。因此上天罚他慢十年考取,并降二甲。可是李登随后又侵占兄长的屋地,乃至于诉讼。因此上天罚他再慢十年考取,并降三甲。又因李登后来在长安,奸淫一良家妇女,故又再罚更慢十年【前后合计已被罚慢三十年】。但最近又盗取邻女,上天见他作恶不断,虽然前世积福,今生原本命好,但一而再、再而三犯的犯邪淫、作恶事,如今,不但完全削掉他官籍命中的福缘,而且死期快到了,叶法师将上述文昌帝君开示的情形告诉李登,李登听后,对自己一生的作恶多端,惭愧悔恨而死去。

◎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书中写了许多助长邪淫、偷盗和杀生的情节,如此诲淫倡盗。结果,施耐庵的儿子、孙子、曾孙,生下来全部是哑巴。报应十分可怕,奉劝知识份子,万不可写助长淫风杀戾的文章,否则非但害惨了许多人,更害惨了自己和子子孙孙。

◎王实甫写西厢记,描写男女偷情私会的情形,导致许多人见了就起邪思淫念。结果,书还没完成,作者自己无法克制,嚼舌而死。

◎唐朝诗人元稹,见表妹崔莺莺长得绝世貌美,想娶她为妻,却求婚遭拒。竟然愤而写会真记,虚构他表妹和人偷情唱和,毁谤他表妹的名节,致使崔莺莺蒙垢千秋,而且又导致后世的读者,学习偷情私会。结果,元稹死时痛苦万分,而且死后尸体惨遭雷电焚烧的报应。

◎维扬某生,写了一本淫书,刚写完时,就梦见天神呵斥他。因此不敢拿去印刷。后来因为子夭折,家贫困,就把写的淫书出版。结果,没多久,两眼变瞎,手长恶疮,五只手指纠缠相互扣牢,痉挛而死。~~以上数例,都是写作淫书的恶报,当知天地冥冥间有因果报应,丝毫不爽,读者们当引以为戒,莫逞一时之快,致遭惨祸临身。

◎一位作官的后代子弟徐生,年少才高,因见邻女貌美,叫妻子引诱该女过门刺绣。有一天,徐生藏身绣榻后面,妻子假装出去办事,徐生因此强奸了邻女。女方父母发觉了此事,逼令女儿自杀。其后,徐生每次进入科场参加考试,总见到该女披着血衣现身,因此徐生每回都无法考取,后来被乱兵所杀。

◎张明三随着任官于琼崖的父亲而居,引诱指挥吏的两个女儿离家出走。暗中携带二女渡海私奔。女父在后急急追赶,张明三眼见快被追上,将二女推落海水溺死。过十年后,张的腰部得病,请姓孙的医生诊治,治后稍有起色,孙医生便梦见自己被二个女人托拉下水,二女并说:「我们本是琼崖人,今特来此索取张明三的命,你怎可阻挡我们报冤复仇。」孙医生惊醒后,将所梦告诉张明三,而且不敢再为他治腰病。张明三感叹的说:「冤孽到来,我必危险了。」果然,第二个月张便死去。

◎刘尧举为了参加考试,雇船上京,却调戏诱淫了船主的女儿。当天晚上,刘的父母同时梦见天神说:「你们的儿子本来这次可以考取,但行为不义,已被天榜除名了。」结果考试后,阅卷官本想将刘录取第一名,但又见到他的答卷格式不合,便不予录取。刘大为悔恨,后来终身潦倒。

◎常熟县钱外郎,见同乡里中,有一妇貌美但家贫。便用计假装好心,借钱给她丈夫,叫他到近海临清去做卖布的生意。钱外郎因而得与该妇通奸。有一天,她丈夫出门后,因潮水退落,无法乘船,便折返回家。回到家时,正巧撞见自己的妻子被钱拥抱,两人饮酒作乐。丈夫惭愧愤怒,立刻又转回船中。钱外郎和该妇怕奸情丑事外扬,二人商议密谋,在夜晚时派遣佣人,扮作强盗,前往杀害了该妇的丈夫。此事被知情的族人向官府告发。两人被捕并被判死罪。但钱外郎花了许多银钱越级上诉,买通官吏。结果竟然免罪释放。可是两人刚踏出官府大门,忽然雷雨大作,钱外郎与该妇两人同时被雷击死。~~通奸人妇,又杀害其夫,纵使花钱买得释放,但天理昭彰,报应分明,冤魂缠绕,终究逃不过上天的恶报惩罚。从古自今,淫人又杀人者,必都受到极惨报应。犯此恶者,实在无异于拿刀自杀。故奉劝世人,万万不可造此罪孽。

◎张宝任成都知府大人,见华阳县李尉的妻子美貌,想占为己有,正巧李尉收人赃款事迹败露,张宝将李弹劾并流放岭外,李尉在在逐岭外的路上死去。张宝便重金贿赂李母,将尉妻取过门,达到了他占有人妇的心愿。但不久,该妇生病,病中见到李尉的魂影现身,妇即死去。张宝又梦见亡妇告诉他说:「李尉已向天帝诉冤,早晚会来取你性命,你要深居府内避开他。」张宝因此不敢出门。有一日黄昏时分,张坐在府堂上,远远第见到堂门外边有红袖向他招手,张以为是李尉的妻子,急忙下堂往前,却撞见李尉的冤魂,被李抓着殴打,张宝口鼻出血而亡。~~足见占淫人妇,又陷害人夫者,纵使位居高官,也一样难逃报应。世人不可自认地位显贵,仗财仗势,便胡作非为,欺凌部属或百姓,倘若如此,终将报应自身,求救无路。

◎清朝凤阳汪生,在康熙年间,准备前往考试,家中从未开花的荷池竟开出并蒂二花,汪生一家欢喜,认为是将可考取的瑞兆。谁知当天晚上汪生因得意忘形,竟饮酒调戏婢女,并加淫污。次日清晨,见到并蒂莲花已经枯折。而且汪生夜梦晋见文昌帝君,看到自己原本名列天榜,突然被帝君削去,虽然再三叩拜,却也难已挽回。梦醒后,心知不祥,忧心赴试。果然三番应试,都无法录取。只好垂泪返家。~~花开并蒂,命中原有功名,却因一念之差,身犯邪淫,因而功名被夺。榜名虽是天神所削,但论及因果,其实是汪生自己拋弃。因为,有败人名节罪过,才会有功名丧失的报应。所以,这是自造恶因,果报自受,不可埋怨上天。读者们若是有意求取功名,则不可自命风流,应当以此例为借镜,保节重德。

◎明朝正德九年,玉山邑有一王生,在母丧期间娶妇,双方事先约定,须等七七丧期过后,才能行周公之礼完婚,因此妇睡房间内,王生则睡亡母棺柩旁守丧。到了夜间,有人敲妇房门,婢女向妇禀告,以为是新郎来到,妇因此放其入门同睡【古时有许多嫁娶,仅凭媒约,男女双方在未完成洞房之礼前,并不相识】,这名男子到次日清早五鼓时分便先溜走,向妇说:「恐怕外人知道,说我有不孝之罪。」结果每夜都是如此。这名男子并向妇取走嫁奁金饰。王生在七七丧期满后,准备了完婚的酒礼,双方相谈之下,妇才发现,原先每夜洞房同睡的男子,根本不是自己的丈夫,自己清白被骗、嫁奁被夺。妇伤心痛哭,发誓不愿再活,立刻赶回娘家,将情形告诉父母后,便上吊自杀而死。王生淮备将与先母同处埋葬,将妇棺引到墓地时,忽然天色大变,雷电交加,闪电缠住了送葬行列中的一个男子,并将他托到尸棺前下跪,这名男子竟是王生的堂哥,两手捧着骗得的金银嫁奁,跪着被雷电打死,身体立刻四分五裂破烂。这件事情震惊了全县邑的所有民众。~~趁人守丧,骗淫新娘,夺人清白,致人于死。这种男子,天理难容,除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恶行败露,遭雷劈死外,魂魄也必堕入地狱,受地狱严刑之苦。

◎清朝顺治年间,嘉兴钱某,曾受聘同乡某家当教师。该家大小于清明节时,都外出扫墓祭祖,只留下一个十七岁的女儿看家。钱某趁此机会,便诱淫了该女。后来该女有孕,肚子渐大,在父母责问下,吐露真相。乡民们认为钱某还没娶妻,故到钱家说明,要钱某入赘成婚。钱某不但拒绝承认淫事,还狡辩说是女方自己做丢脸的事,赖在别人头上。女方父母非常愤怒,回家后则骂女儿不贞,该女便以丝巾上吊自杀。后来,钱某时常梦见该女手抱婴儿,现身站立床前。钱某登第后做江宁司理的官,不久镇江有叛变,抓到叛逆,交给钱某会同勘察。钱某趁机收取叛党的贿赂,事被发觉,被判绞刑。在受刑的前一天,钱某又梦见昔日被自己淫害的该女,拿丝巾缠拉自己的脖子,第二天,钱某就被正法绞死。

◎明朝宜兴有一开染料店的寡妇长得极美。一木材商人见了心喜,用各种方法讨好寡妇,但始终无法得到她。因而设计趁夜间把自己准备贩卖的木材丢了数根在寡妇家,第二天,便向官府告寡妇盗取他的木材,这木材商又花钱贿赂官府上下,对寡妇尽加羞辱,希望寡妇能跟从他。寡妇受了取多委屈,向家中虔奉的神明哭诉,夜梦神明告诉她:「已经派遣黑虎替你作主了。」果然,过不到几天,该木材商进山贩卖木材时,突然跳出一只大黑虎,将木材商的头咬去。木材商一片恶心淫念,想占有寡妇不成,反而自己落得无头惨死的报应。可见害人其实是害己。

◎清朝嘉善学庠有一学生姓支,参加乡试回家,告诉朋友顾某说:「我神魂恍惚,好象被阴邪作祟,希望能请和尚来为我忏除以往的罪孽。」顾某便去请和尚前来探视。支生突然发狂,以完全不同人的声音说出:「我含怨三世,到今天才能报复他。」和尚问有何仇恨?该冤魂借着支生的口说:「我前世时是他的属将,他是主将姓姚,因窥知我的妻子年轻貌美,企图夺占我妻,便派我出兵征敌,将我陷于死地。我妻因此自刎而死,全家骨肉离散。他后来为国死于忠义,我无法报仇。再世时,他又当高僧,我又报仇不得。第三世时,他当宰相,因有政绩,福禄保护着他,我仍然无法报仇。到了今生,他原本注定有功名,但最近犯了邪淫罪业,功名文昌削去,我才总算得手,可以报仇。」顾某听了,代替朋友恳求说:「请你放过他吧!怨家宜解不宜结。」该冤魂说:「我愤恨难消,绝不放过他。」支生竟因此全身颠踣摇摆而死去。~~图染人妻,陷人于死,虽然经过三世,依然受冤魂报复,因果报应如此可怕。故世间众生,千万不可造恶因,尤其淫、杀二业是罪中之重,故万万不可犯淫业,不可造杀业。以免果报临身时,后悔莫及。

◎贵州省某生,每次参加官试都落第。因此乞求张真人为他查天榜,真人伏桌代查,神明批示说:「此人原有功名,但因盗淫婶亲,故功名被除去。」某去辩说并无此事。结果神又批示说:「虽无实际行为,但有盗淫之心。」某生十分悔恨,因他在年轻时,见婶婶貌美,确实曾动过邪淫的心念。~~淫念生起,虽无事迹,但功名已失。上天察看人心,有如电光分明。世人不可不慎,恶事莫造、恶念莫生。

◎严武,年轻时与一军官是邻居,见到她女儿美丽,千方百计引诱,终于两人一起私奔逃走。军官告到朝延,朝延便下令追捕。严武惧罪,杀死该女,企图灭迹。后来严逃往四川省居住,忽然得病,见到该女冤魂前来索命,女魂说:「我和你一起私奔,虽然失德,但也并没有辜负你,却被你杀害,你真是残忍,我已经告到 上帝,准许我明天复仇。」第二天清晨,严武果然死去。

◎江宁差役刘某,告诉一位被收押监禁的犯人,他的罪必须缴纳十余金才能释放,刘某又见该犯人的妻子有姿色,想加以奸淫,妇因念及丈夫的性命安危,勉强从命。并且将卖女儿所得的二十金都交给刘某,作为赎罪的费用。谁知刘某竟将二十金私自花用,并没有代为缴纳官府。过了几天,妇见丈夫仍然被押,没有释放,托族人打听消息,才知赎金被差役刘某私吞。妇将情形告知丈夫,丈夫伤痛而死。过了十天,差役刘某突然寒热交攻,自言自语的说:「某人在东狱告我,马上要审判。」接着跪地哀号,自说该死,并说因为自己惯于说谎欺人诈人,舌头将受地狱铁钩钩形,一会儿,刘某将自己舌头伸出数寸,用牙齿一咬粉碎,血肉淋漓而死。

◎宿松杨某,在学庠中很受器重。杨某私下供奉关圣帝君十分诚敬。有一夜梦见关帝赐予方印,因此自信当年科考必可考取。不料杨某后来竟在楼下奸淫了一良家妇女。考试结束回家,又梦见关帝向他索回方印,杨某问帝君:「印已经赐我了,为何还要索回?」关帝说:「不止要索回印,而且兼要索你性命,你在某月某楼下所犯的淫恶,难道还能心安吗?」结果不到一个月,杨家父子都相继死去。~~对神明虔奉诚敬,固然是好事。但世人万不可自以为有神护佑自己,因而骄傲作恶,否则岂非陷神明于不义?如此作恶,罪孽更重。神明只对清净存心、积善积德的人赐福。故世人倘若犯了太上感应篇中【指天地以证鄙怀,引神明而鉴猥事】的行为,则是污辱神格,罪过不浅,不但得不到神明的护佑,反将因罪上加罪,而自招恶报。

◎明朝正德年间,有一秀才姓符,死后托梦给儿子说:「我因生前犯了邪淫,明天将投胎到南城谢五郎家做狗,希望你能做善事,为我忏悔罪业。」刚说完,就有一鬼用白皮蒙住符秀才的头,悲啼而去。秀才的儿子惊醒后,第二天便往谢五郎家,果然谢家母狗生了一只小白狗,便将它买回家,而且广行善事为白狗忏悔,经五六年后,狗突然绝食而死。又经过一个月,符家丫环突然像中邪一般,大声说话,有如秀才,并把家人全部召来说:「我因十八岁时,经过兄嫂房间,嫂嫂指环落地,叫我捡起,我因此动了淫念,后来彼此谈笑风生,几乎破了节义。嫂嫂竟病死,我也觉得神思昏乱,第二年即死,被鬼卒押到谢家投胎做狗。现因你为我行善有功,罪业得消。我今将往山东赵医士家做第五个儿子,行前回此,附丫环身话别。」说完,丫环跌倒在地上,清醒过来。

◎云间人吕某,是世家子弟,平时纵情淫欲,就连一家大小婢女丫环也都好淫成病。后来子女几乎都病死。家庭又因诉讼破败,屡次遭受官刑。吕某到了中年困穷潦倒,寒不得衣,饥饿无食,房屋破漏,病重没人看视。死时也没有棺材覆身,遍体长满蛆虫,十分凄惨。看到的人无不摇头叹息。

◎清朝康熙年间的癸酉科进士考试,有一考生接了考卷,忽然见到鬼魂,跟着自己进入考场号房。该生整夜惊慌哭泣,全考场的所有考生,也都为之不安。到了考试的第二晚,鬼魂附前掐住该考生的颈子,该生大声呼叫救命,并又大声自言自语地说:「某年我到湖北省,喜欢了一女子,骗她还没结婚,可以娶她为妻。该女因而献身给我,又送我金银。等带她回家后,家中原配妻子不肯容纳,该女竟因此死去。现在她来讨命了,我不能活了。」说完后,又不断乞求饶命,过了一会儿,就没声音动静了。邻号的考生呼叫看守考场的军兵探视,见到该生的脖子,被自己考试用的毛笔上的红绳缠绕而死。~~南陵丹桂籍批示说,这是私害了一女子的报应,必使他进入考场而死,又必使他自言自语说出原故而死,又必使自己的丑事被全考场的所有考生知道而死。可见上天显示邪淫的报应,是十分痛切警惕的。深望世人绝不可犯下淫恶,害人又害己。

◎明朝荆溪地方,有一富一贫两人是朋友,贫人的妻子貌美,富人企图夺占,设计向贫友说,有某处可让他们夫妻投靠生活。富人准备了舟船,带着贫人夫妻出门,船行到靠山边时,富人叫贫人的妻子守船,诈称要先与贫人一起上山拜访投靠处,结果竟把贫友引到树林深处,拿出斧头将贫友砍死。然后假装哭泣下山,向贫妻说老虎咬死了她丈夫,带贫妻上山寻尸。到了山林时,竟强抱贫妻,企图奸淫。贫妻抗拒不从,突然出现了一只老虎,将富人咬走。贫妻惊慌走避,以为丈夫一定死于虎口,十分悲恨。忽然见一人哭泣而来,竟是被富人砍死却活转过来的丈夫,两夫妻各自诉说遭遇,转悲为喜的回家。

◎余杭有一姓张的商贩,到金陵做生意,客居旅店。有一妇自称是邻居,与张通奸相好。过了多日,张暗访邻舍,并无此妇,疑心责问,该妇?:「没错,我是一个有事情想拜托你的鬼魂。有一位叫杨枢的,不是你的同乡余杭人吗?」张说是,妇咬牙切齿的说:「他是一个负心无义的人。我本是娼妇,与杨枢相爱,两人誓盟生死结为夫妻,我并交给他所有的积蓄。后来他告别,竟不来娶我,且另娶别人,我因此含恨而死。这间旅店便是我从前所住的旧宅,我盼望能随你到余杭,察看杨枢的新妇究竟是有多好?」张姓商人答应了,带她同往,到了余杭后,鬼妇便向张辞别,自己前往杨枢的家。正巧杨枢生日,做寿请客,在寿宴上,杨枢暴死,所娶的妻子也重病几乎死去。张姓商人听到这个消息,大为惊讶。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