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动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沧王蒙古打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0:17 阅读: 来源:电动枪厂家

这个故事发生在两百年前的清朝。那时候,外蒙古还没独立出去。

当时内地去蒙古谋生的人不少,特别是乌兰巴托,蜂蚁般聚了不少买卖人。多少年来,蒙汉两家虽说不是一个民族,却亲兄弟般处得挺和睦。可是草原大了,啥兽也育。乌兰巴托有个大牧主,名叫乌图尔托,总想点歪的斜的,制造那牛蹄子式的民族分裂。

这矛,他从乌兰巴托武馆中横挑竖拣,过了筛子又过箩,挑来了两个大力士,是兄弟二人,一个叫大黑熊,一个叫小黑熊。在乌兰巴托立下擂台,让内地人来打,口出狂言,限时一个月,战过他的俩黑熊,买卖照做,战不过,内地人都滚出去。

消息传出,乌兰巴托的商务会非常愤慨,当即找了几个会武功的内地人上台较艺,但都输给了俩黑熊。俩黑熊都人高马大,壮如铁塔,的确有膀子力气,再加上吃武馆饭多年,更如老虎添了翅膀子。乌图尔托见俩黑熊给他露了脸,这下更牛气起来了,派人四下游说,网罗匪徒,准备日子一到就把内地人统统赶走。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俩黑熊天天台上耀武扬威,这边仍没伏虎擒龙人。商务会长可沉不住气了,想回内地请高手,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限期一天天逼近,难道真的栽在这帮家伙手中?

乌图尔托和俩黑熊见无人再敢应擂,更是不知天有多高,全忘了牛屎排子是摊粪!乌图尔托命人扎了两个草人,穿上汉民的衣裳,一个跪在台角求饶,一个吊在擂柱上让俩黑熊踢打。如此侮辱汉民,实在给人眼里插棒槌,令人不能忍受!

这天,乌图尔托喝够了酸奶子,啃饱了羊骨头,挺着大肚子来到了擂台上满嘴喷粪,把汉民骂了个狗血啧头。正骂得起劲儿,突然“啪嗒”一声,乌图尔托就象那挨了砖头的蛤蟆一样,立时闭了口,紧接着便“噗噗”地喷吐起来。

原来台下打来一包鲜马粪,不偏不斜,正打进他的嘴里。台下围观的人哄堂大笑。大黑熊一看,太岁头上来动土,这还了得!颤颤地奔到台前,牛眼一瞪,喝道:“是谁吃了豹子胆,你给我出来!”

大黑熊话一落池,忽见一道白光闪过,眨眼功夫,台上飞来一个白衣少年。这少年十六七岁,箭衣紧身,怒目横眉,虎气生生,冲着俩黑熊说道:“草原这么广,别以为只有你骆驼大!”话虽嫩声嫩气,落地却梆梆作响。

大黑熊一听,吔?这小南蛮真还够厉害的!随即恶狠狠地问道:“你是谁?跑台上来我死吗?”

白衣少年冷笑一声道:“我嘛,家住沧州本姓王,人都叫我小沧王。从小学了点驯马艺,俺就不信儿马蛋子尥蹶子!”

大黑熊听出了这话里的骨头,哼一声道:“这么说你是来应擂的?”

“不假,是要领教教领教!”

大黑熊一听,大嘴一笑,咧到了耳朵悄:“就凭你不够四两沉,没有一把大,还想露露脸?哈啥哈哈!”

这时,吃了嘴马粪的乌图尔托又气又恼,真恨不得一口活吞了小沧王。他一边抹着嘴,一边喊:“快给我打死这个小崽子,我要吃他的肉,剥他的皮!”

大黑熊大吼一声,就要动手!小黑熊却道:“杀鸡何用宰牛刀。大哥少歇,我来收拾他里”小黑熊伸着脖子瞪着眼,舞舞抓抓,饿狼般扑向小沧王。

见有人上台打擂,观看的人转眼又加厚了好几层。不少内地人不由得暗为小沧王捏了把汗。台上两人不论是个头年纪,都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人们涌向商务会长,埋怨他万不该病急乱投医,找个孩子来送死。商务会长一声不吭,紧紧地盯着台上。

小黑熊压根儿就没把小沧王放在眼里,心想,我一巴掌拍死他就完了。不料,扑了几扑,连使几招,却没碰着小沧王一根汗毛。小沧王身轻如燕,灵似鼓蚤。小黑熊不由心里敲起小鼓来,再也不敢那么轻敌了。打着打着,小沧王渐渐招架不住,小黑熊却越斗越凶。

一直神色不动的商务会长,这会儿却坐了无底轿。他眉头皱了个大疙瘩,心里话。“怪呀!前天……”

原来前天正当商务会长如坐针毡,无计可施的时候,忽然门外来了一帮子贩马的。其中有个穿白衣的小男孩,怒冲冲找到他,开门就是一顿连珠炮,问他为何躲在家里装洋蒜,不去教训那俩黑熊?

商务会长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摊开了双手。

这小男孩“哼”了一声道:“你看我上台要得不?”

商务会长一听,两眼瞪得滚瓜圆,心里话:哎呀呀,亏你想得出!这是擂台,不是小孩过家家闹着玩。那么多壮汉子都输给了人家,你能行?

这小男孩一看商务会长这副表情,不用钻心里去看,就知道人家,想的啥。他暗暗自笑,伸出一只手说:“你看我不行?敢跟我掰手腕子吗?让你双手的。”

商务会长心中烦闷,本不想理他,见他这么较真儿地跟他叫阵,出于好奇,伸出一只手。这一掰不要紧,他简直愣了:小小手掌,硬如钢铁,晃都晃不动,别说掰了。商务会长又惊又喜,松开手,问他家住哪里,姓什名谁,原来他就是小沧王。为了进一步试探小沧王的力气,商务会长指了指大门旁边的一尊石狮子道:“你能把那家伙挪个窝吗?”

小沧王二话没话,走出门外,围着石狮转了半圈,猫下腰,轻舒猿臂,说声“起”,千斤石狮“惚”一声举过头顶,手一推,扔出一丈开外,砸下一个深深的坑。商务会长和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真是哪吃下凡,小霸王再生,有这样的人出擂,还怕哪门子暗黑熊!商务会长就象看到救星一样,欢喜得没法。

为了把握性更大些,他还要再试试小沧王的功夫。他让人牵来一匹黄骠马,这马生性暴烈,无人敢贴边,商务会长打算让小沧王去试试。小沧王瞅准机会,一招“燕子展翅”,眨眼骑到了马背上。烈马受惊,竖耳炸鬃,尥蹄尥蹶,想把小沧王摔下来。小沧王骑在光溜溜的马背上,就跟沾上了一样,烈与见摔不下小沧王,四腿一弓,就要打滚儿,想压死小沧王。小沧王眼疾身快,飞身下马。烈马暴叫一声,照着小沧王扑去。小沧王一招“双翅分鬃”,烈马“孔通”摔在地上,小沧王就势骑上去,双手按住马头,那马四蹄乱瞪,竟然爬不起来……商务会长想到这里,再看台上,真猜不透小沧王为啥会招架不住?他有些沉不住气了,大声给小沧王助起威来。

乌图尔托见小黑熊一时占了上风,全忘了嘴里的马粪味,呜哇乱叫着,要小黑熊快点打死这个小南蛮。小黑熊如狗听到主子的吆喝,更来了劲头,可是使出浑身的解数却怎么也不能得手,只累得他臭汗横流。

小沧王刚才假装招架不住是想探探对方的木事,见小黑熊只不过就这两下子,“哼”一声,转守为攻。只见他施展开“穿花绕树”的功夫,飞快地围着小黑熊旋转,拳出如闪,步挪似雷,双手或拳或掌,打上而取下,梢下而取上,上下并取,里外加工,令人眼花缭乱。

小黑熊哪经过这般凌厉的攻势?渐渐招架不住。小沧王瞅准机会,一个穿档锤,一把抓住了小黑熊的肚皮,手一刹劲,小黑熊“哎呀”一声,猪肝脸立时变成了白羊皮。

小沧王冷笑一声:“你就这两下子还敢蹦达?”怀中一带,一招“顺水推舟”,把小黑熊扔下了擂台。

台下一片欢呼,掌声如雷。

大黑熊一看,可傻了眼,他又气又恨,袖子一挽,扑了过来。

小沧王轻蔑地一笑:“你也是狗肉包子喂老虎--白给。”说着,一招“左掌压封”,一把大黑熊打了个趔趄。

大黑熊“嗷嗷”暴叫,跟小沧王拚命。小沧王手有降龙术,自然不怕老虎恶,利用自己身轻腿灵的优势,跟大黑熊斗智斗勇。

几十个回合后,大黑熊累得呼呼直喘,就象那刚卸磨的老驴。小沧王面不红,气不喘,越战越有情神,一招比一招紧,一式比一式狠,步步紧逼,双拳虚实莫测,前后左右,追星赶月般地穿动。大黑熊只觉得眼花缭乱,渐渐招架不住,想瞅个机会溜走。小沧王哪肯轻易放过他?看准时机,一招“双燕剪柳”跃起一丈多高,照着大黑熊的脚口端去。这一腿,力有千斤,大黑熊“咚咚”倒退几步,“嘭”一声被踹下擂台。

观众又一次叫起好来。本想露一鼻子的乌图尔托,这时可直了眼。他看着小沧王,生怕再吃马粪,瞅个空子,赶紧脚底抹油溜了号。从这以后,乌图尔托二听到小沧王的名字就头皮子发麻,再也不敢搞些歪的料的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